中国再次兴起说唱音乐,新兴音乐人找到自己的声音

(SeaPRwire) –   2018年,监管中国娱乐产业的审查机构发出了一项指令:不要推荐有纹身或代表嘻哈或其他次文化的艺人。

在此之后,著名饶舌歌手GAI尽管在首次亮相时表现成功,但在一档流行歌唱竞赛节目中第二次登台就失去了机会。粉丝们纷纷担心,这意味着中国的嘻哈即将结束。一些媒体称之为禁令。

这一流派刚刚经历了一个辉煌的一年,一档以竞赛形式呈现的电视节目发掘并推广了新星,使他们进入了14亿人口的中国。原本靠小额资金在小酒吧表演的饶舌歌手,一下子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。审查机构的声明正值这股狂热达到高潮时发出。随后,一片寂静笼罩着,数月内电视台上无数综艺和歌唱竞赛节目中再也没有饶舌歌手出现。

但那一年结束时,一切又回到正轨。法国中国当代研究中心的纳塔内尔·阿马尔(Nathanel Amar)说:”嘻哈太受欢迎了,他们无法禁止整个流派。”

看似结束了中国嘻哈的局面,实际上只是个开始。

从那时起,中国嘻哈的高速增长仍在继续。它通过在政府的红线范围内找到自己的位置,在一个审查力度强大的国家内兼顾真实的创作表达与可接受的内容,得以生存发展。

今天,音乐人说他们期待着一个即将到来的黄金时代。

中国主流饶舌音乐的能量很大程度上来自四川成都。如王一泰、Higher Brothers和Vava等中国今日最著名的艺人就来自四川;尽管成都嘻哈起初以陷阱音乐的重型风格为主,但在主流化过程中,艺人们的音乐范围扩展到了从R&B到Beyonce推广的当红的阿夫罗节奏等更轻快的风格。

尽管北京等城市 underground 场景存在已有几十年,但实际上主导中国饶舌音乐的,是以panda保护区和邓小平的出生地而闻名的四川地区,特别是成都。

“饶舌音乐中有很多押韵。从小我们就接触到了很多押韵的语言。我觉得我们是它的起源地。”成都当地人慕慕香说。

成都郊区的25岁饶舌歌手Kidway也说:”四川话比普通话更软和,里面有更多的押韵。”他举例说:”像英语中的’gang’一词,在四川话中有’fang’ ‘sang’ ‘zhuang’等许多押韵词可以对应。”

成都对外地人也很友好,24岁来自香港的饶舌歌手郑海森2021年应英国制作人Harikiri的邀请前往成都,与他一起工作并与成都最著名的艺人合作。

成都嘻哈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是由饶舌歌手Boss X创建的成都饶舌屋或CDC集体。他的粉丝亲切地用四川话称他为”谢老板”。成都完全接纳了嘻哈音乐,Boss X从一个破旧公寓开始创作,到现在能为成千上万的观众在体育场表演。3月,Boss X的一场演出中,粉丝们尽管被禁止站立,但还是跟着歌词和气氛一起热情高唱。

尽管地下饶舌对决场景已不复存在,但饶舌歌手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。”参与者越多,它就会越有趣。”Kidway说。

“中国有说唱”这一真人秀节目在很大程度上推动和塑造了中国的饶舌产业。首季节目在爱奇艺播出,吸引了25亿的在线观看人次。

第二季节目名称从”中国有嘻哈”改为”中国有说唱”,表明了一个新的方向。监管机构同意嘻哈可以继续发展,但必须遵守政府设定的红线,禁止涉及毒品和性话题。

“他们真正成功地将嘻哈艺人同化了。”阿马尔说,”如果你想成名,如果你想上电视节目,就必须遵守红线。”

在娱乐产业的严格审查和歌词中禁止提及毒品和性的情况下,艺人采取了两种态度:全力宣传爱国主义,或避开敏感话题。

32岁的饶舌歌手傅来将自己的音乐描述为”卧室音乐”,不是那种含义,而是可以在床上静静聆听的类型。他说新专辑将讲述日常琐事如与妻子的争吵和洗碗。

尽管如此,傅来表示他歌词中常常提到性。

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。SeaPRwire (https://www.seaprwire.com/)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。

分类: 头条新闻,日常新闻

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,覆盖超过6,500个媒体库、86,000名编辑和记者,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。SeaPRwire支持英、日、德、韩、法、俄、印尼、马来、越南、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