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尔兰因大量移民而处于沸点

(SeaPRwire) –   爱尔兰政府在面临严重的住房危机和生活成本危机的同时,坚定不移地为前所未有的移民潮提供住房和食物,这使得爱尔兰选民忍无可忍。这与美国的移民危机有许多相似之处。

全国各地的城镇中涌现出数百场抗议活动,人们呼吁政府结束他们所说的“开放边境”全球主义纲领,这纲领将移民的需求置于公民的需求之上——其中许多公民都在努力支付日常开支,无法购买或租赁住房,同时爱尔兰的无家可归人口也在不断增长。

几起与移民有关的高调罪案也使原住民感到恐惧,其中11月一名阿尔及利亚裔爱尔兰公民用刀袭击年轻儿童和他们的老师,导致国家首都发生骚乱和抢劫,这也加剧了公众情绪。

那些要求实施严格的边境管制和减少移民数量的人说,他们被政治 establishments 所忽视。

“爱尔兰目前处于火药桶状态,”爱尔兰记者法蒂玛·冈宁告诉Digital。”到目前为止,我认为没有什么会让我感到惊讶。”

周一,数以千计手持爱尔兰国旗的抗议者在都柏林集会,呼吁结束大规模移民,并要求一个新民族主义政府取代现政府。

人群中回荡着”赶走他们”的呼声,指的是政府,其他人手持标语写着”爱尔兰人命重要”和”被围困,入侵”。一座桥上挂着大幅标语写着”大规模驱逐出境”和”结束殖民化”。

这些抗议者说,他们代表了选民的沉默多数——根据几项民意调查,约有75%的人说移民数量太高,国家已经接纳了太多难民。

他们的愤怒也受到主流媒体的影响,主流媒体被控制在自由新闻机构手中,还有半国营的RTE广播电视台很少报道抗议活动,或者以偏颇的方式报道,他们说。

例如,上周一的游行被RTE网站用“大群人”来描述,报道只有六行。Gript作为一个新兴媒体,一直在填补这个空白,报道了许多反大规模移民的抗议活动。

“过去两年,他们一直用’种族主义’或’极右翼分子’来称呼像他们这样的人,”冈宁说。”政治人物和主流媒体,所谓的爱尔兰社会的一层,都说移民完全是正面的。根本没有任何负面影响,任何人一提出比如’我同意移民,但我认为应该对数量进行控制’,他们就是种族主义分子,这就是现状。”

过去20年,爱尔兰的移民数量更是增加了一倍,目前非公民人口已经占总人口的22%,这使爱尔兰在所有27个欧盟成员国中,按比例来看非公民人口排名第四,根据已发表的统计数据。

最初,随着2003年欧盟尼斯条约实施人员自由流动协议,东欧人前往爱尔兰的凯尔特式经济繁荣时期工作,移民数量增加并未引起太大问题。

但近年来,大量寻求庇护的难民涌入爱尔兰,他们获得各种由纳税人资助的福利和住房,而爱尔兰公民正努力应对高通胀、严重的住房危机和过载的医疗系统。

例如,自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,爱尔兰接纳了超过10.4万乌克兰难民,按人口比例来看,这在西欧国家中规模最大,尽管爱尔兰地理位置最西,距离欧洲大陆最远。这相当于爱尔兰512万人口的2%,每名乌克兰难民都获得免费住房、免费医疗保健,以及最近之前每周约235美元的津贴。

爱尔兰政府目前还为其他3万多名非乌克兰难民提供住房,仅2023年前9个月,纳税人就为接纳移民支付了超过10亿欧元的开支,根据政府数据。与此同时,爱尔兰的债务水平也很高,2023年达到2230亿欧元。

为移民搭建了包括模块房在内的住房,但他们说,为无家可归人口做得很少,或者一点也没有。为了迅速安置难民,一些规划规则也被忽视。

“人们真实感受到,这些非本国人得到了优先照顾,而事实也确实如此,”冈宁说。”这不是个人观点问题,根据事实,这些人都获得了医疗卡(医疗福利),而有些爱尔兰人可能由于各种原因无法获得。这显然是政府的优先考虑。”

而且,和美国一样,爱尔兰人也认为许多寻求庇护的人声称的理由很可疑,实际上他们是经济移民,正在消耗纳税人的财政。

就寻求庇护申请国家来看,格鲁吉亚国民提出的申请数量最多,尽管爱尔兰政府已将格鲁吉亚定为“安全来源国”。今年前半年,尼日利亚来的难民就已达2000人,还有阿尔及利亚、索马里、孟加拉国、巴基斯坦、阿富汗和津巴布韦。这些国家与爱尔兰在风俗和传统上没有太多相似之处。

人们也对大量寻求庇护者都是单身男性表示严重关切,认为他们没有进行背景调查,这些人在城镇和城市闲逛没有事做。

“有些人一听说都是男性就很生气,因为有视频泄露显示都柏林市西部的一家酒店里……他们在里面闹事。去年兰麦丹期间,他们直接在里面发生骚乱,互相扔椅子。”冈宁说。

“所以人们感到害怕,因为这些人基本没有过筛查。你会听说他们过了筛查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他们的指纹只通过欧洲达克系统进行匹配,那不是一个刑事背景调查系统,只是为了看他们在其他地方是否提出过庇护申请,或者是否被发现非法越境。它没有任何刑事数据。”

“所以政府一直用这个说辞,称他们过了筛查,但实际上没有。”

冈宁作为Gript.ie的记者,两周前亲眼目睹了一个小镇居民与爱尔兰警察发生的丑陋冲突。小镇人民原本和平抗议将一座关闭的养老院改建成160名男性移民的庇护所。

这个名为纽敦蒙肯尼的小镇人口只有3000人,服务设施匮乏。冈宁说,当地人告诉她,政府曾承诺将该设施改建成这个小镇急需的社区中心,同时他们也担心这些人没有过筛查。

冈宁说,当地人也很生气看到有外国人戴口罩在工地工作,这让人联想到16世纪和17世纪英国人没收爱尔兰土地,将其赐予移民的“殖民化”时期。因此,周一都柏林游行的标语就写着“结束殖民化”。

经过几周和平抗议并恳求政府重新考虑无果后,警方出动镇压了纽敦蒙肯尼的示威。但强硬的回应给这个社区带来了巨大冲击。

最后一切还是徒劳无功,在警方镇压不久,第一批移民就开始入住该地点。与此同时,都柏林附近一个容纳约200个帐篷的“帐篷城”也被政府清除。这些帐篷原本搭建在国际保护办公室外,负责处理庇护申请程序。现在,许多移民已经将帐篷搭建在都柏林大运河沿岸。

纽敦蒙肯尼的情况也在爱尔兰各地上演,当地居民尽管抗议,但说自己没有选择权。在一些城镇,所有当地酒店都被改造成移民庇护所,摧毁了旅游业。

与此同时,就像在美国一样,一些酒店业主和建筑公司也在从政府合同中获利,为移民提供庇护所。

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。SeaPRwire (https://www.seaprwire.com/)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。

分类: 头条新闻,日常新闻

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,覆盖超过6,500个媒体库、86,000名编辑和记者,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。SeaPRwire支持英、日、德、韩、法、俄、印尼、马来、越南、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。